愚蠢又无知的一瓶红酒

后脑勺

    二宫和也最近的小纠结用在一些奇怪的细节上。
    情动总很容易,随即后脑勺开始发热,接着耳朵,下颌,头顶,额头。
    后脑勺发热的感觉奇妙,像躺下洗头的水温,又像回到母胎的混沌,或者遇见临界点的神明。
    情到浓时的发热理所应当,但二宫不是容易出汗的体质。床单上的汗,枕头上的汗,以及自己身上的汗,大多是从相叶身上滴下来的。
    枕头什么时候会被汗液打湿然后压扁呢。二宫和也的纠结四处发散。

#有梗看前篇

+

枕头

    二宫和也第312次从枕头的另一边滑下去时,相叶雅纪第312次伸手把他捞回来。
    明知高枕容易造成驼背,相叶还是没能把它换掉。
    也不是没有换过枕头。当时换成了两个中枕,二宫睡得就舒服了许多,但每次相叶看着中间低陷的落差,总有些思绪不知如何表达。
    后来就换回了那个高枕,如同以往一人一边。
    说起高枕也不是没有好处,例如做些激烈的事时不用担心二宫的头磕着床板,半夜转过身二宫的脸就在眼前。掉就掉吧,他也愿意把他捞回怀里。
    今天的相叶雅纪也没能把枕头换掉。

+

© Fpai红酒 | Powered by LOFTER